根用甜菜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A3货币联盟可行吗

2022年09月21日 根用甜菜财经网

“A3货币联盟”可行吗

“A3货币联盟”可行吗 更新时间:2010-6-24 0:00:56   张宇燕说,亚洲合作的核心是中国和日本,但这里有个政治意愿的问题,而政治方面的困难,本质上还是经济利益问题。李稻葵认为,目前,构建A3货币联盟有可操作性,因为日韩也有这种需要,A3货币联盟有可能达成短期利益的一致。   老课题引发新热议

“A3货币联盟”可行吗

亚洲货币合作虽然是个讨论了多年的老课题,但继续这一课题的研究依然有必要,有现实意义。在上周末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对阎学通所长发布的该所最新研究报告《构建亚洲三国货币联盟》,与会专家学者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并就当前全球金融形势和货币相关问题进行了互动式研讨。

A3货币联盟大国先行

报告认为,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正成为金融危机蔓延的传导器,高度依赖美元的东亚国家,成了美元体系的被动受害者。报告倡议构建中日韩三国为核心的货币联盟,在东北亚率先建立不依赖美元的货币区。阎学通说,全球化是把“双刃剑”,而区域合作可应对全球化带来的伤害。

报告提出,历史证明,东亚货币合作应回归由主要经济体推动的道路。A3货币联盟基本原则之一是大国先行合作,先建立小范围货币合作体系,待充分磨合及体制成熟后,再吸纳接受其他国家。

报告认为,在日元国际化遭受挫折、人民币国际化尚需时日的情况下,中、日、韩共同缔造东北亚货币区,是与美元、欧元及英镑展开竞争,实现国际货币多元化和均衡化的现实可行战略。这一战略选择,将有助于东亚国家应对危机输入、参与国际货币竞争、加强经济整合。这不仅能为东亚经济发展提供稳定的货币环境,也为推动全球货币体系改革施加新的动力。

A3货币联盟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规划三个发展阶段:初级阶段包括建立A3货币委员会、货币基金、货币单位、三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通报和信息共享机制、三国资本流动监管机制,建立共同债券市场;中级阶段是争取建立A3货币体系并向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扩展;高级阶段即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完善、拥有单一货币的东亚货币区,建立东亚中央银行。

阎学通承认,初级阶段目标可行性高,但高级阶段即远期目标“理想成分大”。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阎学通表示:对构建A3货币联盟,日韩应该有积极性,美国不希望看到这一联盟的建立,但阻止不了;美国可能会要求联盟的“开放性”,但中日韩可以从一开始就将联盟定为封闭性,强调三国互动,不存在“开放性”问题。

主要困难来自政治方面

与会专家学者肯定了该报告在这一课题上的探索和大胆设想,同时也从不同角度提出了批评。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指出,从金融模式、金融文化看,选择A3货币联盟“时机不对”。目前美元处在“回归霸权”阶段,地位在提升,“美元崩溃论”是单边的说法。因此,研究货币联盟需要从实际出发,重新寻找切入点。谭雅玲还认为,当代货币合作正从贸易为主朝金融为主发展。就金融而言,“中国是不发达国家,韩国是欠发达,日本正在退化,而且无法脱离美国阴影”。由此,打造货币联盟与其在中日韩之间进行,还不如先走中、港、新路线。谭雅玲指出,欧元危机显示货币合作的信心在减弱,应吸收欧元的教训。她说,中日韩货币合作要考虑三个条件:政治是前提,经济是基础,制度是关键。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等都十分认同谭雅玲关于政治前提的观点。他们认为,建立A3货币联盟,主要困难和障碍来自政治方面。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说,他曾与“欧元之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蒙代尔谈及A3货币联盟,蒙代尔认为,这一设想经济上可行,甚至可以拉入俄罗斯,但关键是政治。

张宇燕说,亚洲合作的核心是中国和日本,但这里有个政治意愿的问题,而政治方面的困难,本质上还是经济利益问题。

李稻葵认为,目前,构建A3货币联盟有可操作性,因为日韩也有这种需要,A3货币联盟有可能达成短期利益的一致。但李稻葵强调,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长远利益之所在,“如果通过谈判协商方式与某些国家或地区锁定的话,有可能产生负面的路径依赖”。

“困难主要来自政治层面,”李稻葵说,“中国基本态势是,时间在我们这边,但经济上升过程中面临外部猜疑,应坚持韬光养晦,不应大搞经济上的国际参与”。

向松祚介绍说,人民大学也搞了一个亚洲货币联盟方案——建立“大中华货币区”,可以在中、港、新基础上增加台湾、澳门地区。他说,“大中华货币区”现有整合程度高,可以过渡到整个东南亚货币区,不排除与日本、韩国进行金融合作,还可以扩展到其他国家,核心是使人民币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

对于把“拥有单一货币”、“建立起稳定的财政政策和其他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协调机制”作为构建A3货币联盟的终极目标一说,向松祚坦言:“我认为这在政治上不可行”,这一目标“令我震惊,这是要搞‘东亚合众国’了,比欧元区还雄心勃勃啊!”

有趣的是,李稻葵说,如果“清华方案”政治上不可行,那“人大方案”在政治上的阻力远远大于“清华方案”。“一国两制,50年不变,你不到50年就想把港币搞掉?”

“有争论,又非常和谐”

讨论会自始至终体现了专家学者认真、直率的态度,让记者想起李稻葵说过的一句话:“一个经济学者在公众空间,要以一种理性的形象出现,要用理性的话语讨论问题,这是一个严肃经济学者的风范。”

阎学通在致闭幕词时说,研讨会“有争论,又非常和谐”,“相互‘攻击’,又和颜悦色”。他在坚持自己基本观点的同时表示将进一步完善这一报告。

okex网

欧易okex交易所

欧易交易所

okex官方网站

欧易okex官网下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